高鹏一招就干掉了赵振尚,这让赵天意呲目欲裂,暴跳如雷。

    那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呀。

    赵振南一看高鹏竟然一下就砸死了自己的大哥,这让赵振南大吃一惊,一下呆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自己袭击高鹏的时候,高鹏根本打不过自己,是高鹏偷袭自己,才把自己烧伤的。

    难道高鹏在那天,是假装的?

    现在,高鹏竟然一招就打死了大哥,高鹏到底是什么功力?自己要是抢先出手,高鹏半招就能干掉自己,死的就是自己了。

    想到这里,赵振南的后背,被冷汗湿透了。

    真是后怕呀,幸亏现在死的不是自己。

    赵振尚死了也好,他死了,自己就是老东西的唯一儿子,老东西一定会把那些宝贵的修炼资源,给自己的。

    在过去,老东西把修炼资源都给了大哥赵振尚,给自己的很少,几乎不给,这才让自己的功力,赶不上大哥。

    哼,死的好呀。

    赵振尚的死,赵振南不仅没有悲伤,心里反而暗暗高兴。

    但他并没有表xiàn出来,装出一脸的悲伤愤怒,一声怒吼:“高鹏,你杀了我大哥,我要弄死你?!?br/>
    赵振南作势欲扑上去拼命,赵天意冲了过来,一下把赵振南拉到了一边。恶狠狠地盯着高鹏,一字一句的道:“我今天要剐了你?!?br/>
    高鹏暗暗戒备,盯着赵天意,冷笑道:“大话谁都会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纳命来吧,小王八蛋?!闭蕴煲庖簧?,身上的杀意狂卷而出,双手一挥,掌心立马血红如火,两道耀眼的罡印呼啸而出,发出万道光芒,如滚滚响雷,散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威压。

    什么!双??!赵天意竟然能幻出两枚恐怖的罡印。

    赵天意是双印大宗师。

    一印大宗师,高鹏还能对付,但对方能幻出双印,就相当两个大宗师的功力。高鹏根本对付不了双印大宗师。

    这两枚恐怖的罡印上面,各自盘踞着一龙一虎。

    那一龙一虎的眼睛,猛然睁开,仰天长啸,四道毁天灭地的狂暴目光,盯着高鹏。

    高鹏瞬间就感到了一种可怕的死亡气息,席卷而来,这种死亡气息,压得高鹏头晕眼花,心脏几乎爆裂了。

    高鹏知道,自己过于轻敌,高估了自己的功力了,练气六重,根本不是双印大宗师的对手。

    打不过就跑,大丈夫能伸能曲。

    高鹏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

    “哼,想跑,去死吧!”赵天意一声暴喝,双手一推。

    两道耀眼的白光龙虎罡印,夹杂着霹雳一般的电芒,瞬间砸到高鹏的身后。

    高鹏一声怒吼,把清濛玄镜和金刚杵横在自己身后,一道耀眼的金芒和一道清濛的宝光,爆射而出,迎向两枚龙虎罡印。

    高鹏知道,自己打不过赵天意,但为了活命,他只得用这两样宝贝阻挡一下。

    “轰!”一声天崩地裂的爆响,两枚耀眼的龙虎罡印和高鹏的清濛玄镜、降魔杵发出的光芒撞在了一起。

    顷刻间,爆炸的恐怖罡气和真气,荡向四面八方,飞沙走石。

    周围的树木山石,被轰击得摇摇晃晃,粉尘飞扬。

    “哼!”高鹏一声闷哼,猛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身形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十几米开外。

    “嘿嘿……高鹏,你今天死定了?!闭蕴煲庖豢锤吲舯蛔约旱牧㈩赣≡曳膳缪?,他一声狞笑,追了过来。

    赵天意并没有下死手,他不想把高鹏打死,高鹏要是被打死了,他的秘密,自己就得不到了。

    赵天意刚追了两步,就看到,倒在地上的高鹏,猛地爬起来,双手召回飞出去的清濛玄镜和降魔杵,撒腿就跑。

    这让赵天意一愣,就算自己留了情,高鹏被两枚龙虎罡印击中后,竟然还能爬起来逃跑,这让赵天意大感意外。

    他做梦都想不到,高鹏的骨骼是和佛骨融合的,抗打击力极强,高鹏只是受了点轻微的震伤而已。

    “哼,想跑,没那么容易!”赵天意说完,手里多出一把寒芒四射的青色小剑,几步就冲到高鹏的身后,剑芒暴涨,一团匹练一般的光幕,瞬间罩住了高鹏的全身,带着毁miè一qiē的剑芒劈向高鹏的后脑。

    这道剑芒,比刚才的龙虎双印,还要恐怖可怕。

    这把青色小剑,绝对是一件宝贝。

    剑芒刚一发出,高鹏就感到周围的空气变得粘稠起来,自己的身体,几乎被这可怕的剑芒约束住了,根本跑不动半步。

    这是什么宝剑?发出的剑幕竟然能约束自己的身形?

    “嘶嘶嘶!”恐怖的剑芒发出毒蛇一般的嘶鸣,瞬间就劈到高鹏的后脑。这一剑要是劈到脑袋上,高鹏的脑袋立时就会搬家。

    剑芒是劈过来的,自己的骨头再硬,也扛不住剑芒的刺劈。

    高鹏来不及细想,手掌一翻,从茅山派符咒师关广平手里夺来的那道神符,出现在手里,他大喝一声,强大的真气注入里神符里面,连同降魔杵猛地向后一挥。

    高鹏不知道这道神符的激发口诀,但危急关头,他只能冒险,看看这道神符是否能被真气激发。

    就算是这张神符激发失败,还有佛门至宝降魔杵,降魔杵能阻挡一下这道恐怖的剑芒,经过降魔杵的缓冲,自己就算再次受伤,估计也不会太重。

    高鹏赌对了,真气刚一注入神符里面,神符立刻符光暴涨,发出耀眼的神芒,连同降魔杵一起,砸了过去。

    “当!”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降魔杵、神符和赵天意的剑芒撞在了一起。

    强烈的爆炸,如同山崩地裂一般,让整个山谷都在颤抖。

    强大的撞击力,让高鹏的身形飞出十几米开外,砸在了山谷的出口。

    神符刚一被激发,赵天意就看到了一张奇异的符箓,变幻莫测铺天盖地,迅猛袭来,他瞬间感到了一股让自己灵魂都在颤抖的可怕能量压向自己。

    高鹏手里的符箓,竟然这样可怕,他……他还是一个符咒师?

    这道可怕的能量波动,吓得赵天意一声怪叫,连忙躲避,但已经晚了。一道耀眼的强光一闪,猛烈地爆炸就把他轰飞出十几米开外。

    周围数十米的草木山石,全部化为灰烬。

    赵天意感到气血翻涌,一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一口污血。

    他受了内伤,这家伙连忙掏出几颗丹药,吞了下去。

    这家伙的道冠,被炸得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了,一张脸乌漆漆的,披头散发,一身道袍,四分五裂,变成了一条条的破布,一只麻鞋,也被炸掉了鞋底,露出了脚趾头,真是狼bèi至极。

    赵天意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今天竟然被一个蝼蚁伤了,还弄成这副狼bèi的样子,真是岂有此理!这也太他妈没面子了!羞愤加上盛怒,让赵天意这个老家伙暴跳如雷。

    但同时,他的眼睛变得更加炽热,高鹏的好宝贝真多呀,他竟然还有这样恐怖可怕的符箓,一定要抓住他!

    这个老家伙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嗷嗷的怪叫,赤着一只脚,再次冲了过来。

    “嘿嘿,你个小王八蛋,我看你还能跑多远,还有多少宝贝,都拿出来吧?!闭蕴煲饧父黾骄统宓搅烁吲舻母?。

    高鹏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冷笑着盯着追过来的赵天意。

    可惜的很,这张神符竟然没有炸死赵天意,好在替自己挡住了赵天意那可怕的一剑。

    高鹏这回没有再次逃走,而是站在那里,很淡定地等着赵天意,这让赵天意很是意外。

    “你……你怎么不跑了?”赵天意盯着高鹏,全神戒备。

    “我为什么要跑?”高鹏一边答话,一边后退。

    “哼,还说不跑,你后退干什么?”赵天意握住手里的青色短剑,冷笑着死死盯住高鹏。

    高鹏哈哈大笑道:“我后退,是找机会干掉你?!?br/>
    高鹏说完,瞬间激发自己埋伏好的连环攻击大阵。

    这几座大阵,本来是给冯烈社准备的,但赵天意要来找死,那只好让赵天意品尝一下了。

    刚才高鹏向外跑,就是想把赵天意引入大阵之中。现在,赵天意就站在连环攻击大阵的中间,高鹏瞬间就激发启动了攻击大阵。

    高鹏一说要干掉自己,赵天意就有种不好的感觉,没等他反应过来,周围的环境就发生了变化,赵天意顿时就发现,自己竟然置身到了一个非??植赖哪吧肪?,这让他心中惊骇。

    这怎么可能?

    没等他明白过来,无数道水桶粗、散发着可怕能量波动的光束和闪电霹雳,如同一张电网,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轰击过来。

    每一道光束和闪电,都带着毁miè一qiē的恐怖死亡气息。

    阵法!我的天哪,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恐怖的阵法?

    赵天意这才明白,自己中计了,高鹏打不过自己,故意把自己引进他的阵法之中。

    赵天意在龙虎派的古书中,看到过阵法,但整个龙虎派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布置阵法。

    这阵法太恐怖了!自己就像一只瓮中的老鳖,无处遁形。

    赵天意感觉到了这座阵法的可怕和恐怖,只吓得赵天意一声怪叫,撒腿就跑。

    赵天意后悔死了,他要是早知道,高鹏布置了阵法等待自己,自己就不会手下留情了,高鹏一早就被自己干掉了。

    怪只怪自己太贪心了,一心想的是,要得到高鹏身上的秘密,根本没有想到高鹏还有杀手锏。

    强大的杀意,充满了整个空间。

    无论赵天意向哪个地方跑,那些恐怖的雷电和光束,都死死的套住了他,困住了他。

    赵天意感觉到了真正的死亡的可怕。

    任何人都怕死,赵天意同样怕死。

    “高鹏……饶命……?!闭蕴煲庀诺闷送ㄒ簧?,跪在了地上。

排三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www.xianholdin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