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喉咙发出的好字,百里天娇脸色白了白,只觉得心脏被人紧紧抓住,难以呼吸。

    慌乱的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顾宁航站在薄凉身边。

    “放弃了?”

    薄凉目送着百里天娇离开,这才瞥了一眼顾宁航,“这样的话你也信?”

    让他放弃百里天娇?

    这辈子都不可能。

    不过通过刚刚百里天娇的反应,薄凉也庆幸,至少她对他并不是像嘴上说的那样毫无感情。

    露华餐厅。

    百里安和薄凉面对面坐着。

    “伯父约我出来是为了天娇的事?”

    百里安轻点头,“天娇现在过的挺好的?!?br/>
    薄凉抬手接过顾宁航手里的文件。

    “希望伯父可以看完这些?!?br/>
    百里安皱了皱眉,接过文件。

    “这些是我调查的资料,关于当初伯父伯母车祸的事情还有姜堰的事?!?br/>
    “这些东西为什么不直接拿给天娇看?”

    薄凉垂眸,指尖落在一旁的扶手上轻轻敲打着,“她现在恨透了我,即便是我将这些证据摆在她面前,也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br/>
    “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自己解决吧,天娇是我的女儿,如果你再做出有什么伤害她的事情也别怪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给你面子了?!?br/>
    “伯父,我会照顾好她的?!?br/>
    ……

    一顿饭,两个男人吃了两个小时,三句话不离百里天娇。

    一直等回到家,百里安才想起来,今天去找薄凉是为了让他不要再打扰天娇的生活的,这怎么吃了一顿饭,都讨论到以后她们两个人怎么生活了?

    他是酒喝多了吗?

    接下来在剧组拍戏的几天,除了拍戏时有接触,薄凉真的没再打扰百里天娇。

    “韩少,你这又是再打什么算盘呢?”

    白恒坐在韩硕对面,这都一上午了,韩硕眼神就没从百里天娇和薄凉身上离开过。

    韩硕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位置离得老远互不打扰的两个人,眼底是深深的疑惑。

    “这薄凉看上去不像是个没有耐心的人,怎么这才一天,就放弃了?”

    “而且,你有没有发现,百里天娇这几天心情都不是很好?”

    白恒摇了摇头,他管韩硕一个人都已经管不过来了。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那两个人心情怎么样?

    “这薄凉看上去可不像没有耐心的男人,除非……”

    韩硕正想着,正好向慧子拿着几包零食从她面前走过。

    韩硕顺势抢了过来,“姐……”

    刚说完一个字,向慧子就拿着一块饼干塞

    到了韩硕嘴里。

    速度太快,韩硕没有反应过来,饼干屑都呛进了鼻子里。

    “闭嘴,你想害死我?!闭庖侨镁缱槔锉鸬娜颂降焙煊暗酆八憬?,那不得把她扒个底朝天。

    韩硕将饼干吐了出来,拿过一旁的杯子给自己狠狠灌了一口,“你这是想谋杀?”

    早知道就不告诉她自己是谁了,想当初刚认识他的时候跟她说句话都怂的不像话,这下倒好,直接化身成母夜叉了。

    “说话注意点!”向慧子瞪着眼睛警告了一声,拿着零食冲百里天娇走了过去。

    韩硕缓过来,恶趣味的笑了笑,起身跟着向慧子往百里天娇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不知道,他这一动作,同时引起了两个男人的注意。

    顾宁航是在他跟向慧子聊天的时候就开始注意到他了,而薄凉,看见他的动作,眸色深了深。

    注意到薄少那边的动静,白恒有点风中凌乱,想把韩少拉回来,可人已经走到百里天娇身边的。

    我的老天,韩少,你是不是忘了一会儿你跟薄少还有一场打戏了?

    你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想着跑去刺激薄凉?

    事实上,韩硕的确忘了。

    他只是看两人这几天都没有说话,薄凉也从不打扰百里天娇,这才想试试薄凉的反应。

    恶趣一时爽,拍戏火葬场。

    “《爱痕》第9场,开始!”

    今天这戏拍的剧情主要是,吴媛回到学校上课,平时在学校里,吴媛的性子沉闷,不爱说话,也不爱跟别人交往,刚开始入学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她是个哑巴,要不是上课老师喊她回答问题,只怕谁都不知道她是会说话的。

    虽然吴媛在学校里一直是个小透明,但是她的那张脸还是挺出众了,成了男生嘴里常谈的人。

    韩硕饰演的是一个混混角色,比吴媛大一届。

    “唉,看到那妹子没?”厕所旁边,几个穿着校服手臂上满是纹身的男生抽着烟盯着路过的吴媛。

    站在最中间的男人将嘴里的烟拿下,缓缓吐出一口烟,邪肆的眼神不断打量着吴媛。

    “这是高二的那个哑巴?”

    几个男生点了点头。

    “长得挺不错的?!?br/>
    一听到宁泽说这句话,几个男生顿时来了兴趣。

    “要不,泡一泡?”

    “哈哈哈……”

    宁泽勾了勾嘴角,将烟扔到地上,抬脚碾了两下,“主意不错?!?br/>
    几个男生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卡!”

    “韩硕表现的不错?!?br/>
    “谢谢导演?!?br/>
    “一会儿有你和薄凉的

    打戏的你准备一下,演完今天就可以结束了?!?br/>
    韩硕动作顿了顿,想到自己刚刚做的事情,顿时抬头看了一眼薄凉。

    薄凉恰巧抬眼。

    四目相对,冷意凛冽。

    韩硕暗道不好。

    刚刚怎么就把这场打戏给忘了。

    休息了半个小时,拍戏继续。

    “《爱痕》第十场,开始!”

    放学后,宁泽带着几个人将悟院堵在了巷子口。

    吴媛脸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突然被堵,被吓得不轻。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个巷子有什么孽缘,跟上次被女生围堵的是同一个巷子。

    宁泽这会儿已经脱了校服,嘴里叼了根烟,整个就一地痞流氓的样子。

    身上的贵气不复存在,百里天娇没忍住。

    笑场了。

    韩硕脸一黑。

    身后的视线瞬间如同冰山银针般刺向他。

    韩硕只觉得一会儿自己铁定凉了。

    “对不起,没忍住?!?br/>
    百里天娇脸上化着妆,虽然带着伤,但是这样笑起来,看上去比平日里更好看。

    “导演,这个镜头一会儿补上吧,直接开始打戏就好,我一会儿还有事情?!?br/>
    王一阳点了点头,“可以,那就直接开始打戏吧,韩硕,你可以吗?”

    白恒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转过身,他觉得一会儿韩硕肯定会被打的很惨,他还是不要看了。

    韩硕忍不住干笑两声,点了点头。

    镜头对向两个男人。

    这一场,是陆飞英雄救美的片段。

    这条巷子是他每天回家的必经之地。

    也不知道这狗是不是有什么灵性,这次陆飞还是被这狗拖着去的。

    见悟院被几个男人调戏,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给了宁泽一拳。

    原本这场打戏王一阳商量的是让薄凉打的时候借个位就可以了,不是真打。

    却不想剧组只听到砰的一声。

    短暂的安静过后。

    薄凉收回了手,轻飘飘的甩了甩。

    “不好意思,没找好角度?!?br/>
    顾宁航待在一边,默默地将脸转过去。

    薄少,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良心不痛吗,况且你就算是表演也要把你的演技拿出来吧。

    这一看就是故意的。

    韩硕挨了这一拳,心里苦不堪言。

    “导演,我要求这一场用替身?!?br/>
    王一阳顿时有些尴尬,“韩硕,那个,刚刚薄少说这一场打戏也算是整部电影的看点,所以要求亲自上阵,我一听挺有道理的刚刚就让替身回去了?!?br/>
    韩硕顿时脸更黑了。

    百里天娇自然也看出来薄凉这是故意的。

    皱着眉头,实在想不出来薄凉是什么时候跟韩硕结仇的,还是饿的韩硕现在太火了,所以在公报私仇?

    这几天薄凉的表现,百里天娇以为他真的如那天所说不会再打扰她的生活了,所以压根就没有把这些事情跟自己联系到一起。

    “韩硕,休息一下,重新拍吧?!?br/>
    半张脸都被打红,还有几块地方已经化成了乌青,将化妆的时间都省下来了。

    韩硕咬着牙点了点头,走到白恒身边坐下。

    接过白恒手里的冰袋一张脸阴沉沉的。

    白恒待在一边,忍不住吐槽,“早不去搞事情就不会挨打了?!?br/>
    韩硕白了他一眼,“你早就知道了?”

    白恒点了点头。

    韩硕瞬间想给他一脚,“你知道你不早点拉住我?”

    这还是助理吗?

    简直就是在看着他被虐!

    “我倒是想拉,你那一副赶着上去的模样,我也来不及??!”白恒只觉得自己很无辜。

    韩硕默了默,低咒一声,手上的冰袋忍不住用力了一些,却压的自己的脸更疼了。

    接下来的打戏,有了之前的一拳,薄凉倒是没有再特意打他,说着导演的意思将这场戏拍完了。

    拍完戏,百里天娇又给韩硕送了点冰袋来。

    “给,多敷敷?!?br/>
    韩硕接过冰袋努力让自己忽略侧方的视线。

    吃醋的男人是不是也太可怕了一点?

    到现在韩硕才开始后悔,他就不该去惹百里天娇的。

    可惜,晚了。

    薄凉坐在一边,看着百里天娇的动作,淡淡的喝了一口水。

    看来,刚刚的那一拳用力还不够大,后来应该再补上几拳的。

    向慧子跟顾宁航待在一起,“刚刚薄少是故意的?”

    (本章完)

    

排三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www.xianholdin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