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三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 都市小说 > 特种兵王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意外的援手
    只是他生气什么,赵乐不清楚,反正这会儿她自己都很生气呢,要是这老头不挂断电话,她都要闹事了。

    什么叫做沈枫是外人?

    “算了,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自己去处理好了,反正又和我反恐队没有什么关系,到时候真要是闹出了什么大事情,还是你们孟家有错在先!”

    赵乐眯了眯眼想了一会儿,正打算打电话给沈枫将事情说一遍,这会儿桌上的电话却是再次响了起来。

    她微微迟疑了一下,接听电话,里面传出一道沉稳的声音说道:“赵乐,这一次沈枫的事情你让他稍微退让一点吧,这个孟忠贤身份不是那么简单的,要是真闹大了,到时候对他会很不利的,不要为了一个普通人把自己都给搭进去了?!?br/>
    “爸,你什么意思?”赵乐皱眉道。

    而这时候,赵父苦笑道:“你知道孟忠贤这家伙是孟家的人,可是你知不知道这家伙身体里流着英果贵族的血液,要是他在这里出了事情的话,到时候会得罪英果权贵一派的人?!?br/>
    听到这话,赵乐可管不了什么权贵不权贵的,至少在她眼里,现在孟忠贤做的事情太过分了,之前闹事什么就不说了,现在还将人给抓了,听他们这意思是不打算放人了?

    要是这都能退让,赵乐估计沈枫要是会退让,那他就不是沈枫了!

    “爸,这件事情我也不好给你们什么交代,我只能将你们的原话带给沈枫,至于他要做什么决定,我改变不了,我虽然是他的队长,但是你们不了解沈枫是个什么样的人,真惹急了他,你以为我们反恐队可以止住他?”赵乐这么说道。

    闻言,赵父叹气道:“唉,算了,这件事情你尽力吧,要是真的不行,沈枫实在忍不住的话,就这样走一步看一步吧?!?br/>
    “嗯!”

    赵乐挂断了电话,便打了个电话给沈枫将事情给说了一遍。

    沈枫倒是没有在乎什么权贵不权贵的,之前死在他手里的权贵似乎还真有那么一个而且身份还不低,鹰派权贵一脉的人。

    “沈枫这一次我怕是帮不了你了,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你处理了这事,直接跑路吧?!?br/>
    “呵呵,谢了?!鄙蚍阈ψ潘盗司浔愎叶狭说缁?,跑路?

    到底是谁做错了事情?

    沈枫也无力吐槽什么了,他正打算出发呢,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看到是罗少打来的电话,他微微诧异了下,接听电话。

    罗少连忙说道:“沈哥,我现在已经知道那个什么孟忠贤的位置了,就在帝皇私人酒店,至于吴义在不在这里我就不知道了?!?br/>
    “行,我马上过去!”

    只要抓到了孟忠贤还怕找不到吴义?

    沈枫挂断电话,便直接打车赶往了帝皇私人酒店,这家酒店其实在杭城这边并不算是特别有名气,至于里面到底好不好也没有几个人能说的出来。

    这家酒店是只接待一些特殊人士,至于到底什么特殊不特殊的,就看他们自己接待不接待了。

    沈枫赶到这里的时候,罗少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还带着一大帮子的人,看起来气势汹汹的,门口的保安看他们的眼神都有些不善,这时候门口也聚集了一帮子保安。

    见到沈枫来了,罗少连忙走了过来说道:“沈哥,人就在里面,之前他们找我说是想借人,我哪里会给他们借人啊,我就把他们的人给抓了,逼问出来了,这孟忠贤就在酒店里?!?br/>
    “走……”沈枫点了点头,一摆手就朝着里面走去。

    而罗少则是带着一大帮子人跟了过去。

    他们一行人气势汹汹的,那边的保安也呵斥道:“干什么,这里不接待普通顾客,你们要是想住酒店,去别的地方?!?br/>
    “你看我们像是来住酒店的吗?”沈枫冷笑一声,直接就推开了这保安。

    他一推,一行保安直接将黑胶棍拿了出来。

    “干什么,干什么,还想打架啊,你们要是敢动手的话,老子让你们在医院里趟一个月!”罗少怒骂了一句,身后一行人也齐刷刷的拿出了家伙。

    只是这话对普通人还是有这一点恐吓效果的,但对这些保安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

    “上!”

    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一行保安直接冲了上来,罗少身后的人也冲了过去,只是双方这碰面,实力差距就显露了出来了。

    罗莎身后这一帮子人只是一些没什么正经职业的无业混混而已,而这些保安则是不一样,大多数都是退伍的军人。

    这一棍子下去都能直接把一个混混打得起不来身。

    “??!”

    双方交手还没多久,忽地一道惨叫声顿时让场面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齐刷刷的看了过去,便见到沈枫此时抓住了一名保安的脖子,直接将这名保安给举了起来。

    “最后警告一句,都给我滚开,要是再敢拦着,别怪我不客气了!”沈枫冷冷的说了句,直接将自己的证件亮了出来。

    一行保安迟疑了下,对视了一眼,那被沈枫掐着脖子的保安,艰难的说道:“反恐队?反恐队的人来我们这里也不能进去,这地方不是你们能进的,就算有搜查证也不行,今天你们都别想进去!”

    “放你的狗屁!”

    沈枫直接将这家伙往地上一按,嘭的一声闷响,这家伙是赤条条的直接被打晕了过去。

    随后,一行人自然是又打起来了,只是保安的气势却是没了之前那么凶,在沈枫的威慑下,他们多少还是有点畏惧的。

    而沈枫出手的效率比所有混混加起来都来的快得过,几乎只要是他到的地方,那块的保安是跑都没地方跑,直接被他给抓了个稳,然后便是往地上一按,强行打晕!

    没多久,所有保安便全都趴下了。

    罗少连忙跑过来,赞誉道:“沈哥你还是这么猛啊,哈哈,这些不长眼的家伙还敢拦您的路,螳臂当车!”

    “走吧!”

    沈枫拍了拍手,带着一行人直接走了进去,这会儿,对方却是带着人出来了。

    一行人站在门口,为首的孟忠贤依旧是脸色有些苍白,双目带着血丝,看起来有些癫狂,打量了一眼沈枫,他眯眼道:“你就是沈枫吧,呵呵,实力是挺不错的,刚才我也看到了,只是你来这里,你可别告诉我是来帮那个狗东西的!”

    “孟忠贤?”

    “对,就是老子!”

    这青年说话都没什么礼貌,沈枫也不在乎,直接说道:“吴义在什么地方,交出来,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没见到人,断一只手!”

    “哈哈,沈枫你踏马的在逗我呢,断我一只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站在这违了多少人的意思你知道吗,你站在这闹事的时候你就已经完蛋了,你还在我面前横什么啊,我胳膊就在这,你来试试!”孟忠贤怪笑了一声,直接伸出手,满是挑衅的说道。

    而沈枫也不搭理,甚至话都懒得和这家伙说,就站在哪里等待着,看了一眼时间,道:“还有五十九分钟?!?br/>
    “少在这里装,你难道还真敢断我的手?少装!”

    “五十八分钟!”

    “来啊,老子的手就在这里,你来试试啊,你来断??!”

    “五十七分钟!”

    ……

    “你踏马的你是真心要和老子过不去是吧?”

    “二十分钟!”

    沈枫神色依旧淡定,只是对面的孟忠贤却是越来越不淡定了,他有种感觉,这家伙似乎真的会对自己下手……

    只是就这么放人?

    不可能!

    孟忠贤面色微冷的怪笑道:“行,你继续数,用不着在这里恐吓我,沈枫我告诉你,要是你在这里敢断我一只手,老子就让人下了吴义两只手,咱们试试,看看谁先虚!”

    对于这话,沈枫依旧不搭理,自己又不是警察,没必要保证人质是否安全,是否受到伤害过,至少在他眼里的话。

    吴义这一次能安全出来就可以了,而且自己现在要是越受这家伙限制,到时候吴义只怕就越危险了。

    他心里这么想着。

    时间一滴滴流失,很快一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这么多人硬是在这酒店门口站了一个小时!

    孟忠贤看到沈枫走了过来,脸色微微畏惧了一下,连忙后退,只是沈枫一个健步就追了过去。

    “干什么!”

    “你还真敢动手??!”

    孟忠贤左右的几个人也是吓了一跳,连忙站出来拦阻,只是没能撑住沈枫一拳,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不等沈枫继续追过去,忽地一道笑声从一侧传了过来:“哎呀,我说猎鹰啊,你要是真将这家伙的胳膊给扭断了的话,到时候你可就有大麻烦了啊?!?br/>
    沈枫微微一怔,侧首看了过去,便见到巨牛正站在那边,带着一帮子格斗家,还有这一帮子身穿黑衣戴着面具的男子。

    “没想到你也回来!”沈枫淡淡的说了句。

    巨牛拍了拍手,道:“我要是不来,我不是傻子吗,我已经联系了英果那边了,这一次他们会支持我们,到时候你们反恐队的人就算是想抓我们,他们也没有这个机会,因为你已经威胁到了鹰派权贵!”

    “什么意思?”沈枫一怔。

    巨牛笑道:“你还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吗,这可不像你啊,你不是每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调查清楚对方的身份的吗,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华裔鹰派,虽然我对于他们那边不是很清楚,但孟忠贤是个正儿八经的鹰派权贵!”

    “然后呢?”

    “然后你可以让无关的人走开了!”巨牛瞥了一眼罗少,淡淡的开口道:“这算是我给你一个面子了,要是你赢了的话,希望到时候也给我一个面子,要是你输了,我也不会再追究什么别的东西,和你有关的无关的,我都不会去处理?!?br/>
    “罗少,走吧?!?br/>
    “什么?沈哥你……”

    “走吧!”

    “这……好吧,我们先走,要是有什么事情,沈哥你记得打电话给我,我就在这附近,只要你一个电话,我马上过来!”罗少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安的说道。

    说完,他便直接离开了这里,连带着一帮子混混一起走了。

    而这时候阴暗的天空居然还开始下起了小雨,一阵雷鸣轰动,似乎在预示着暴雨的来临。

    真的要出大事情了??!

    罗少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任由着雨水在脸上拍打,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这里。

    这时候,有混混迟疑的说道:“罗哥,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不留在这里等等?”

    “等尼玛,走,留在这里等死吗!”罗少骂了一句,带着混混们迅速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呵呵,巨牛你知道吗,你师傅死的时候,也是这种天气!”沈枫轻笑了一声,说实话面对巨牛他们的时候,他心里是一点都不畏惧的。

    只是看到这天突然下雨了,他莫名的有种悸动。

    而巨牛没吭声,脸色微微有些阴沉,道:“沈枫,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告诉你,你杀了我师傅没有关系,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杀了他,我现在一事无成全都是拜你所赐,欠我的你也该还了!”

    说着,他挥了挥手。

    

排三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www.xianholdin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