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三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 都市小说 > 特种兵王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 诡异的一幕
    “算了,我还是一个人过去的好,和别人一起过去没有这个习惯!”沈枫直接拒绝了。

    对于这,赵乐自然是想劝说一下的,只是沈枫都不给任何机会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随后,沈枫在和赵亚他们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直接离开了杭城。

    花了几天的时间赶路,到了他们所标注的小岛上面,这会儿倒是还能看到几个似乎和他差不多一样被邀请过来的人。

    见到沈枫的时候,有些人自然是不认识,有些认识的则是微微流露出了一抹苦笑的神色,而无也走了过来,吃惊道:“猎鹰你也来了?”

    “无?”沈枫微微诧异的看了这家伙一眼。

    无则是将沈枫拉到了一边,微微苦笑道:“你怎么会参加这个鬼东西?”

    “别说我,你自己不是也在这里?”沈枫微微挑眉。

    无说道:“我那是因为妹妹被他们抓来了,不得已之下才来的,这些该死的,本来我是不打算来的,没想到他们把我妹妹给抓走了,要是我不来,我妹妹只怕就难了,你呢?”

    “我女友被抓了!”沈枫开口道。

    无愣了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心底则是替这个组织有些默哀,这些家伙还真够胆子大的。

    在这边稍微住了几天,沈枫倒是省了不少事情,因为无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这边搭好了帐篷,也没有见到他们这边的工作人员以及什么住处的,所有人几乎都是自己找地方休息的。

    很快,等到约定好的时间到了,这时候一道声音也响了起来。

    “你们应该很高兴来到这里,因为拒绝不来的都是懦夫,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收拾他们的人已经开始出发了,他们只有死才能解脱,而你们还有机会!”

    这声音一出,沈枫微微扫视了四周一眼,目光便落在了一颗不起眼的树上,无则是直接走了过去,正打算用手试试这树呢。

    结果里面又传出来一道声音说道:“无你还是稍微省点力气吧,要是把这个给破坏了,到时候你们可就出不去了?!?br/>
    “喂,你们这不是邀请我们来格斗的吗,这算什么?”无冷冷的说道。

    而树里面则是传出一道声音回答:“你放心,你妹妹我们已经放回去了,用不着这么生气,现在你们听我说,你们在这个岛屿上面,只有找到我们的钥匙才可以离开?!?br/>
    “钥匙?”

    所有人一愣,有人直接皱眉说道:“什么狗屁钥匙,你们搞什么,不是说有两千万的吗?”

    “两千万当然是有的,只是你们得拿到钥匙才有这两千万,另外我要告诉你们,这一次钥匙只有一把,而你们最终也只能得到一艘船,最多坐五个人,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至于钥匙在哪,我也不知道,慢慢找,看你们能坚持多久!”

    说完,滋啦一声四周就彻底安静了下来。

    无则是微微皱眉的扫视了四周一眼,跑了回来问道:“猎鹰,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鄙蚍慊卮鸬暮苤苯?。

    简直就是在给自己开玩笑,在这个小岛上面找什么钥匙,这不是和大海捞针差不多嘛,还一点线索都没有。

    现在才刚刚开始,倒是所有人都觉得没什么,各自和自己的团队四散开来,议论纷纷的离开了这里。

    沈枫微微迟疑的回头看了一眼,来的时候他是坐船来的,只是这里却是没有船只回去。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无信号!

    “猎鹰,我们怎么办,在这里等?”无微微迟疑的说道。

    沈枫则是点头:“先看看他们这些人在干些什么吧,我们不用急,既然没有时间限定,我们慢慢来?!?br/>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无,心里也是有股子憋屈。

    这算是把他们给当猴耍了吧?

    真踏马的就是一帮子脑子进水的家伙,也不知道看的什么东西想出来的鬼点子……沈枫心里破口大骂着就回到了无的帐篷里。

    因为没有任何线索,沈枫和无则是在这边待了两天的时间都没有任何行动,一直都是靠着捕猎附近的小动物充饥。

    而仅仅只是两天的时间就开始有人承受不住了。

    大早上,一道吃惊的大叫声响起,沈枫和无直接走出了帐篷,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有着一些血丝,明显是休息的不是很好。

    这时候也有不少人顺着声音的方向赶了过去,沈枫也往那边走,没多久就看到了一群人正围着一具尸体。

    也不知道这一具尸体到底是什么时候的,腐烂的都不成样子了。

    不过衣服倒是没有多少变化,一件蓝黑色的连体制服看起来只是有些邋遢,也没有任何破损之处。

    “这是谁?”

    “不认识,应该不是我们这队人里面的,我好像没有见过!”

    “看这尸体就知道不是,踏马的这家伙死了至少不止一个月,这都烂成什么样了!”

    一行人议论纷纷的说着,沈枫则是打量了一眼,稍微让他注意到的是,这制服上还有着Run的绣花字样。

    他刚注意到,立马也有人发现了:“快看那个,这是他们组织的员工?”

    “奇怪了,他们的员工尸体怎么会被扔在这?”

    “看起来死了很久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扔的,估计我们还没有收到邀请函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了吧,走吧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一个死人?!庇腥瞬荒头车乃盗司?,带着人就直接走了,估计是受不了这股臭味。

    沈枫则是摸了摸下巴的打量了几眼,无则是压低声音的说道:“估计死了十五天左右,只是死的时候身上伤口多,而且被扔在这种地方,加快了腐烂程度?!?br/>
    “要是故意往上面抹一层脏东西,只怕时间更短?!鄙蚍阏饷床钩淞艘痪?。

    说完,两人都对视了一眼,沈枫道:“我猜这个Run组织的人,现在绝对还在这个岛上,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的位置罢了?!?br/>
    “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时候两人心里是已经有了一些答案了,只是因为没有专业的工具,也没法对这尸体多研究,只能靠猜测了。

    不管有没有猜测错误,但至少总比一点头绪都没有的好。

    至于顺着他们的意思找什么钥匙之类的东西,沈枫是一点打算都没有的,要是照着他们的意思走,到时候能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而无的想法则是和沈枫差不多,两人在这边又待了一段时间,这时候别人是已经坐不住了,纷纷离开这个地方开始去搜索别人所说的钥匙,像是大海捞针似的一步步往外找。

    沈枫这几天则是一直往不远处的小山上赶,观察这个小岛,虽然这座小山并不足以让他看全整个岛屿的面貌,但多少还是能看清楚附近的情况的。

    傍晚,无重新回来,手里除了一只猎物,还将一个黄豆大小的黑色物体递了过来,道:“监听器!”

    “在哪找到的?”沈枫微微诧异了下。

    无说道:“就是一棵树上,我一开始还没注意,要不是这只猎物钻上树,我还真发现不了,也不知道放了多久?!?br/>
    闻听这话,沈枫倒是没有多少在意了,只要不是在自己身上发现的就行。

    两人迅速处理了这猎物,无开口道:“这几天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不是在海底就是在地底,这几天我已经看过附近的情况了,有些地方遭到砍伐过,虽然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还有被砍断的树墩?!鄙蚍阏饷此档?。

    微微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估计这些人应该是在地底,要是在海底的话,潜艇根本用不上这些东西,我们现在只要找到入口就可以了,我有点好奇的是,他们这么把我们骗到这个地方来,真的只是为了玩玩?”

    “找到他们就知道了?!蔽拚饷此档?。

    ……

    第二天,沈枫便和无离开了这个地方,开始往小岛内部找去,如果真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对方还在这个岛上而且将基地给建在了地下的话,那么肯定不会在小岛的边缘位置,只可能是小岛中心。

    而以他们两人的专业程度,一天的时间虽然没有发现对方基地的痕迹,但是一路上的发现却是不少。

    有锈迹斑斑的枪支,也发现了一些监听器,甚至连监控都发现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现在只怕离他们的地盘非常的近了,要不然附近不可能凭空多出这么多监听和监控!”无压低声音的说道。

    沈枫倒是什么都没说,正打算继续前进呢,这时候一阵轻微的响动声,让他们不住微微错愕的看了过去,同时捏紧了手里的枪支。

    没多久,一行人从那边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看到沈枫和无的时候,神色也迅速警惕起来。

    “你们是和我们一起来的?”

    “是和我们一起来的,我记得他们两个?!?br/>
    有人这么说了句,不少人都放下了武器,为首的男子抹掉脸上的脏水,骂道:“踏马的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到底想搞什么鬼,要是想整死我们,有本事直接出来啊,还挖陷阱,差点把老子给摔死!”

    说罢,他看了沈枫两人一眼,道:“你们两个有什么发现没有?”

    沈枫微微摇头。

    对此,对方也没有说什么了,带着人正打算走呢,这个时候却是又有一阵脚步声靠近。

    所有人瞬间都警惕了起来,毕竟在这地方谁也不能保证这岛上的都是自己人啊。

    而这一次来的还真是自己人。

    沈枫和无一脸错愕的看着来的一队人,人数和这刚出现的一队人是一模一样的,而且还不止是这么简单,他们的连穿着打扮甚至样貌都是和这些人一模一样的!

    完全就像是复制出来似的。

    如此诡异的一幕,瞬间让沈枫和无心里凉气直冒,什么鬼东西?

    “踏马的,你们是谁,卧槽!”那脸上脏兮兮的大汉也被吓到了,怒骂道,和他的队员直接拿枪对准了那边。

    而那些人则是同样拿起了枪支,神色微微紧张的看着这边,开口道:“我还想问你们到底是谁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都不知道该拿枪对准谁了,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这已经算是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了,幻觉?

    居然还出现了第二队一模一样的人,沈枫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鬼情况,见到两边的人一直对峙不下,闹哄哄的一片混乱的样子。

    沈枫心里倒是有着一个办法,那就是一队杀一个,然后做检查,肯定能查出来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的。

    只是这话要是说出来,只怕立马要被他们两队人给针对了。

    事情扑朔迷离,两队人僵持了片刻之后,在无的劝阻下,总算是都将枪支给放了下来。

    “现在我也不知道你们到底谁才是真的,所以我们一个个来检查,看看你们到底有没有进行伪装,所以先麻烦你们的人过来一个,你们也安排一个人过来,我们两个负责检查,没问题吧?”无这么开口说道。

    

排三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www.xianholdin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