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四五节车厢,跟着几个乘警和列车的工作人员,叶天等人来到了软卧车厢。

    在两个乘警的看护下,一个工作人员找了个急救包,帮受伤的那个人包扎了起来,而叶天和岑静兰等人,则是被分开在几个单独的车厢里接受询问。

    “说说吧,怎么回事?”老杨拿着个本子,开始询问起事情的经过。

    “警察叔叔,我……我是今年的大学生,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刚才那……那个人想抢我的钱……”

    叶天一脸紧张的把包里的钱和华清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都取了出来,想了一下之后,又把晚上包里的钱撒在地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叶天,江苏人,哎呦,还是华清大学啊……”

    看完叶天的录取通知书,老杨对叶天的话又相信了几分,在这个年代人的潜意识里,能考上大学的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更不要说是考上华清大学的学生了。

    “那人脸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把叶天的录取通知书放在一边后,老杨追问道,关键是那人被打的忒惨了,老杨真的很难相信这个学生能下这么重的手。

    “警察叔叔,我刚才想去上厕所,走到那个人身边的时候,他……他突然要抢我的包,我包里有七八千块钱学费呢。

    当时我一着急,就推了他一把,然后又拉住他的肩膀往台子上撞了一下……”

    叶天一边说话,一边比划了个动作,他知道那人伤在面部,仅仅是推一把,不可能像现在一般满脸桃花开的。

    “就只一推一拉?你用了多大的力气???”

    听完叶天的讲诉后,老杨有点不敢相信的看了看叶天的手,要知道,刚才列车上的医务人员说了,那人的鼻梁几乎全碎掉了,就算能治好,以后脸上也会塌进去一块。

    “我也不知道,当时很害怕,好像推在了他的头上吧?列车还来回晃了一下……”

    叶天知道,事情前后讲的是越详细越好,但是事情经过就不必说那么多了,反正当时车上的人都睡的迷迷糊糊的,没有谁看到自己的举动。

    听到叶天的话后,老杨脸上露出几分释然的神色,如果当时列车在减速的话,的确会晃动比较厉害,加上叶天推攘的动作,倒不是不能解释那人脸上的创伤。

    “叔叔?我不是故意的???我……我还要上大学呢……”

    叶天脸上所露出的担忧害怕的表情,让老杨认为自己再吓唬这孩子,简直就是不人道了,当下很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叶天同学,只要你刚才所说的都是事实,那就没事的,嗯,你在这里等一下,先不要出去……”

    交代了叶天一声后,老杨转身走出了这间软卧,以他的经验来看,叶天并没有说谎话,那么现在的工作重点,就是要查清那个持枪人的身份了。

    “嘿,因祸得福了,不用坐硬板凳了……”

    老杨出去后,叶天嘿嘿笑了笑,把背包往旁边的床上一仍,躺倒就睡了起来,单人一个软卧包间,叶天可从来没享受过这待遇啊――

    “那人打我,你们干嘛把我抓起来???还有没有天理了?”

    就在叶天呼呼大睡的时候,在车厢另外一头的软卧里,却爆发出了争吵声,被拷在床头的那人一脸凶相的瞪着面前的几个警察。

    “叫什么叫?抢劫还有理啦?”

    一个年轻点的乘警抬手就想抽人,不过看着他那脸上还没擦干净的血迹,悻悻的放了下来,问道:“姓名,年龄,家庭住址!”

    “抢劫?我没抢劫???”

    那人听到小乘警的话后,明显的愣了一下,“哥们虽然有抢劫的心思,不过……不过那不是还没来得及行动吗?这……这他妈的不是冤枉好人吗?”

    老杨刚好从叶天的软卧赶了过来,从腰间拿出那把“五四”警用手枪在那人面前晃了晃,说道:“不老实是吧?说说,这枪是怎么回事?”

    “这……这枪……”

    看到老杨手中的枪,那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往自己腰间看去,他刚才一直晕晕沉沉的,还真没注意别在腰上的枪已经不见了。

    “我不知道,那枪不是我的,我也没抢劫,那臭小子冤枉我……”

    交代是个死,不交代说不定还能拖上一段时间,那人干脆眼睛一闭,对老杨等人的问话置之不理起来。

    这人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走南闯北跑了那么多的地方,干了那么多次活,警察都拿他没辙,谁知道这次不过是起了个念头,竟然就栽到一个毛头小伙子身上了。

    “不说是吧?有你掉眼泪的时候……”

    这样的人乘警们见得多了,当下留了两个人在软卧里看管,老杨几个人退了出来,守在列车上的传真机旁,等待局里反馈回来的信息。

    而且全国的警用手枪都是有枪号的,这人拿的“五四”手枪只要不是境外进来的,相信很快就能得到相关的信息。

    “裘峰,二十八岁,西北xxx市人,一九九三年杀害驻地民警抢得枪支后在逃,九四年在西安抢劫犯罪中杀害四人,重伤三人,国家a级通缉犯!”

    铁路公安系统专门有一套对全国犯罪分子的协查网络,等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协查通报就发了过来,在那份传真上,还有一张面目清晰的照片。

    “没错,就是这个人,老杨,你这次立了大功了啊,五条人命??!”

    看到这份协查通报,车厢里响起了一阵欢呼声,几个乘警均是用羡慕的眼光看向了那个叫杨凯钧的同事,毫无疑问,捉到这条大鱼的首功,肯定要落在老杨的头上了。

    “这……这运气,纯粹是运气,要说功劳,还是那个学生的功劳最大……”

    老杨是个厚道人,闻言苦笑了起来,当然,老杨也知道,这功劳绝对是他的跑不掉了,而叶天最多只能给安上个协助乘警抓获犯罪分子的名义。

    不过这事情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简单的一桩抢劫案,竟然能引出国家a级通缉犯,真真是一张馅饼从天上砸到了他的头上。

    这一夜注定有很多人都无眠了,不说回到了车厢内的岑静兰几个人睡意全无,讨论了一夜刚才发生的事。

    就连老杨也是几次三番的来到叶天那个软卧包厢,想进去说句话感谢的话,不过听到里面香甜的打鼾声,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

    至于叶天,则是舒舒服服的一觉睡到了天亮,伸个懒腰拔腿就想走人。

    他心里可没有任何的负担,虽然昨儿那举动都够得上是重伤害了,但是也要看伤的是什么人,那小子就是再惨十倍,都不会让叶天受到任何牵连的。

    “杨叔叔,不用了,我坐校车去学校就行了,真的不用了,谢谢您啊……”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火车到达北京站后,叶天一脸真诚的拒绝了老杨要开车送他去学校的建议。

    不过叶天还是记下了老杨的拷机号,警察叔叔可是拍胸脯说了,以后只要叶天坐这条线的火车,软卧免费。

    ------------------------

    ps:谢谢贼`g、叁师兄、明-磊、龙啊龙、独孤武神、冷血67、想你的心、zdnin、这是路过的、爱看书的小书痴、疯狂小强、星月移空、刘定凯、迷失冰泉、windofsu、放不下的罪、梦紫惑、金福、绪风吹枫叶、飘逸々情人、邪君在异世、看鱼吐气泡、望月阁还有定定的打赏,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厚爱。

    今天是三江的最后一天了,呵呵,能否拿到三江状元也就看今天了,大家有空的话,把推荐票和三江票都投给相师吧,打眼先谢谢朋友们了!

排三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www.xianholding.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